万箭齐发. 北京麦勒画廊 卢昊作品展 ( de | en )

Galerie Urs Meile Beijing - Lucerne, 2007-04-13 - 2007-05-19

张紧的弓弩已经松弛,不计其数的箭已经射出,战争已经完成的毁灭行为被静止。

在他的装置《万箭齐发》(2007年)中,北京艺术家卢昊(生于1969年)把我们带进了时间之间的一个空间。他依照一个中国整个帝制时代从始至亡都在使用的大型兵器原型,制作了一个弩床。侧重于虚拟武器的视觉效果,装置只有底座是木制的,弩是有机玻璃制的。装置设在展厅的入口处,数百只木柄的箭插入对角相交的两面墙上,似乎暗示着一次攻击行动的完成,每个金属箭头穿透着一个北京传统四合院的有机玻璃模型。

在旧城的构架日趋消亡,逐渐湮没于“国际化风格”的摩天高楼的时候,北京传统的日常生活还能留下多少?

面对现实中的摧毁,记忆中的图像还能抵御多久?同时展出的《2006国际通用视力测试表》(2007年)对此做出了明确回应。展览观看者走进一个空间,那里放置了十二个国际通用的眼科大夫检测仪器那样的灯箱,大小不同,颜色各异;不同的是,卢昊作品中的测试字符是用缩小了的国际货币拼成的。“金钱的视觉”在统治着。

20世纪90年代末至今,卢昊的作品参加了众多的国际展览和双年展。与其家乡北京的强烈认同感是他创作的一个重要动力。卢昊始终坚定不疑地对现实与意念中的废墟地进行变格,这些废墟印烙了中国大都会北京的面貌以及主宰着它的现代化狂热进程。卢昊作品中最知名的违抗遗忘消失之中的北京老胡同的声明是模型装置《北京欢迎你》(2001年)。这个作品并不是对北京城真实状况的仿制。通过将曾经主宰市貌的灰色四合院按1:300的比例,新建的高楼按1:600或1:700的比例进行复制,现实被艺术家想象中的期翼景象取代。

在他的素描作品中,卢昊对一些透满了意识形态的建筑,如中国美术馆、人民大会堂或故宫正门进行氛围上的营造探究。然而,成为这位艺术家独一无二的手笔的,还是应该首推他的有机玻璃作品。这些作品一方面受到建筑原型精工细琢的影响,所采用的有机玻璃材料赋予作品一种近乎灭菌的寒冷感,同时,卢昊用花、鸟、鱼、虫这些中国传统绘画题材活化他的透明‘雕塑’。通过使用这些截然相反的材料和形式,艺术家走了一次美学上的钢丝,即:既不负他身为时代见证人的责任,又不悖其对中国传统的爱。对于毛波普的愤世嫉俗及以西方艺术为范本的取向,卢昊一律断然说不。

卢昊最新作品《万箭齐发》不但聚焦于当下正在受到威胁的传统中国的生活现实,同时也打开了一个视域,把我们引向一个仍难以把握的——实际上超出中国(中央之国)范围的历史维度。在作品《营造工具》(2002年)中,实施摧毁的是一个铲车,那么这次却是一个在中国帝制早期就已被使用的武器装置。借助蛮力的疆域扩张、对文化财富的摧毁、受意识形态钳制的新生活空间的形成,这一切被作为人类存在所共有的超越时间的现象在《万箭齐发》展中得到具象化的展现。


译: 李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