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玉芬:可见的诗 ( de )

Deutsch-Chinesisches Kulturnetz, 2010-08

中国的先锋艺术中,女性艺术家的名字不常出现。上世纪80年代初,中国的自由艺术创作还仅限于个人圈子内,从那时起,1954年生于青岛的秦玉芬就常常在工作后和其他艺术同行在北京的住所或者公园里聚会。80年代中期,他们举行的第一次公开展览受到警察的阻挠,这曾让这群艺术家心灰意冷。所以,接下来的德国海德堡艺术协会对秦玉芬和她的丈夫、艺术家 朱金石 共同参加展览的邀请使他们欣然接受。对与国际艺术家和作品接触的好奇心牵引着这对夫妇,驱策着他们踏上德国之旅。此后,秦玉芬先后获得过德意志学术交流中心(DAAD)艺术家项目奖学金、柏林市政府奖学金以及维佩尔斯多夫艺术区奖学金。她从1986年开始在柏林生活,1994年起每年要回北京呆上几个星期。秦玉芬在德国、中国、日本、美国、澳大利亚、瑞典、土耳其、西班牙以及意大利等地举办和参加过很多个展及群展,由此可见她的那些占据整个展览空间的作品无疑在国际艺术舞台上占有一席之地。

此地、异乡和时间之旅中的故土

中国的工作环境和展览环境得到改进后,很多中国艺术家和策展人陆续回到了国内。问起秦玉芬为什么把主要居住地选择在柏林,她的回答是,这种生活状态可以为创作带来很多的灵感。她觉得,尽管柏林和北京都是当代艺术的中心,但是两个地方的生活感觉还是有很大差别的。秦玉芬享受的恰恰就是这种差别。她在北京的今日美术馆参加过多次群展,2008年又在那里举行了自己的作品个展;在柏林,世界文化宫、森林湖艺术中心以及汉堡火车站当代艺术馆等机构多次展示她的作品,她的身影也常常出现这些机构的展览开幕式上。

与秦玉芬的对话中贯穿着知识分子的全球性思考。谈到2010年初举行的一次年轻柏林艺术家群展的时候,她提到自己正在读刚刚出版不久的英格伯格•巴赫曼(Ingeborg Bachmann)和保尔•策兰(Paul Celan)的通信集。之后我们又谈到了柏林艺术学院同期举行的土耳其女艺术家们的作品。秦玉芬是应策展人卡琳•桑德(Karin Sander)之邀、对柏林临时艺术展馆举办的展览《展示:柏林的声音之旅》(2009年12月5日至2010年1月10日)做出回应的566名艺术家之一。她选择的作品是自己2001年在匹斯堡床垫厂当代艺术馆展示过的装置作品《美的暴力》中的声迹:这个作品为纪念2001年9月11日纽约和华盛顿恐怖袭击以及匹斯堡一架被劫持飞机的坠毁,秦玉芬将很多小气球放置在一个由铁丝网交织起的巨大空间中,随着空气轻柔地流动,气球会撞上铁丝网上的小刺而爆裂。

气球爆裂的声音经过数码间离处理,作为这个装置作品中的声迹部分被艺术家记录下来。但作品的声音部分听感最明显的是惊涛拍岸的海浪。随着水浪重复退去,如爆炸声般的巨响涌入耳朵:轮回的自然史和人类写就的灾难史在这短短几分钟的声音表达中显露出来。薄薄的彩色气球在被一动不动的铁丝网穿透的危险笼罩下求生,生动展现了群体性非暴力共存结构的脆弱。通过这个作品我们可以理解“世界艺术”这一现象:艺术的精确性和跨越文化界限的表现力是可能的。

秦玉芬如果在中德两地的日常生活中感知文化差异性和共同性、将自己的观察在艺术创作中丰富地表达出来,在《笛岛》(1996年)这件作品中得到体现。

她说:“在看到柏林老邮政局的穹顶结构时,我马上想到了北京的天坛,觉得很亲切。天坛里很多建筑的穹顶结构也是这种八角形形状。在《笛岛》这个装置作品中,我采用了这种穹顶结构,在地面上铺满大型的竹管,组成了相似的八角形形状。竹管里面安装有小的扩音喇叭,观众走在耙扫平整的沙地上穿过作品,可以听到我用电脑做过间离处理中国古乐声。”

这些作品和秦玉芬的其他作品一样,引导着我们进入不同时间层面中的空间和无法在现实中定位的地域,把握十足地将自己对中国文化的认知转化为当下的艺术表达。将最现代的技术和竹子、宣纸、荷叶等传统的中国材料运用在一起,与日常器具、晒衣架、线缆、碗具等共同产生强烈的艺术效果。

昔日今朝的声音

在系列项目《色彩的传奇》(1996-2006年)中,秦玉芬把红色、黑色、黄色以及蓝色上衣和衣袍在空间中做了雕塑上的加长处理。作品《嫦娥》中,艺术家回溯到宋代,把金黄色的衣袍悬挂在空间中,同时播放电脑间离处理过的朗诵宋词的声音;而在《蓝色传奇》(2004年)里,秦玉芬则抓住了中国最近的历史“文革”作为主题。深刻印在中国集体记忆中的不仅仅是伟大领袖毛主席曾经常穿的蓝色中山装。文革中的男人、女人和孩子都会穿与之颜色相似的制服,个人性消失在集体的面孔中。个体的身体外貌差异被抹平,简化到只拥有社会属性。在秦玉芬的这个作品中,毛泽东的中山装被拖长到地的白色裙子加长延展开来,通过这种干预性创作,哀悼过去的姿态得以诉诸于形质。装置现场的录音中播放着摘自张戎小说《鸿》中的文字片段,从个人经历的角度传达着对那个时代事件的回忆。

秦玉芬的另一个系列作品《阴文》是在不同地点(1988年和2005年在柏林)实现过的持续性项目,由此可见,从外表上重新识别她的作品十分艰难。这一次,她用二维的方式,采用展览现场的墙壁作为拼贴画的背景。她把从各种日报上裁剪下不同片段用刷子蘸上浆糊粘到墙上组成第一层,让它们在半透明的宣纸后若隐若现。展览的观众可以在很多天内观看这一展示过程。仔细看去,作为政治对话的大字报出现在眼前。正中央是张君和她的丈夫乔•哈利戴(Jon Halliday)撰写的毛泽东传记。其它地方是一些没有完全被覆盖住的德国过去和当今的重要人物肖像。时间和空间上无法直接发生联系的事件在“阴文”系列中被赋予了新的语境。作品的题目强调了这里所触及的、从未终止的历史书写进程。“阴文”是刻章上凹刻进的汉字人名,章印在纸上,字体由周围的色块衬托出来,而字本身是空心的。秦玉芬的作品正是中国传统意义上的空心:她正是用极简式的精确创造出经验和认识的自由空间。


译文:苏伟

Deutsch-Chinesisches Kulturnetz

柏林临时艺术展馆举办的展览“展示:柏林的声音之旅”

Qin Yufens solo-exhibition, Today Art Museum, Beijing

culturebase 网络数据库中秦玉芬的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