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briele Heidecker | 的<<艺术事件>> ( de | en )

Art Affairs. Gabriele Heidecker, Hatje Cantz Verlag, 2007

博览会摄影工作与装置艺术家、摄影师Gabriele Heidecker 的项目有何不同? 五年多的时间里,几百张照片被收集起来,并按博览会和年度分类,呈现了艺术博览会现象史的若干章节。已完成工作的主要目标不仅是其信息性和记录性,这些在巴黎、马德里、柏林、迈阿密和北京拍摄的照片更多的是一种情境式的汇总分析。由此诞生的博览会形象则尝试追寻当时的地点、作品及场景主角间特殊的一致性。

这种照片的共同点是与拍摄对象的距离。Gabriele Heidecker 用摄远镜头索取瞄准的情景,寻找适当的清晰度或在一个要抓住的动作、一瞬间、一个几秒钟后过去的空间、人及展品布局里存在的短暂性,接受其不清晰及轮廓模糊,以致于具体摄影主体模糊起来到抽象的颜色组合。我们例如在迈阿密2005年的系列看到一个身着黑色套装的颈上系着红色围巾的女人坐在黑白坐具上(见图 104)。认识她的人,也许会认出她,但是这种效果并不重要。她的优美自如的姿态和深思的目光让人想起爱德华哈帕(Edward Hopper) 的“忧伤市人”。与哈帕不同的是,空间在这儿犹如被薄雾遮盖失去其轮廓,人及周围之间的边界开始消散。这样的照片成功的产生一种绘画的效果。

保留和更换主角的戏剧

对迅速变化中的当代艺术来说,五年是永恒的一半。在多年或甚至数十年,经历了体力消耗的展览周密规划的过程及连续数日到场的人的脸部上,时间留下了明显的痕迹。特别是对战后时期艺术界的权威人士哈洛德塞曼(Harald Szeemann)(见图13)或安内莉尤达(Annely Juda)的脸部特写,额头上及眼部周围许多线条,如同用画笔绘出一般。

人们可以看到对待由陈列艺术品及买卖所不可避免造成的紧张因素不同方式:一些画廊经营者表现出守纪律的到场姿态,另一些则背对着观展着、放松的翻阅报纸或在他的展厅小间不受拘束的伸着懒腰,好像这些在大空间里的展厅小间是他们的客厅的延伸(见图 33, 143)。因为大多数照片上的人物没有意识到被拍摄,所以他们表现着不受注目。如专心的交谈或精疲力尽前的痛苦表情。

展厅小间的戏剧艺术

对2005年的巴塞尔迈阿密艺术博览会(Art Basel Miami Beach)迷宫似的隔板及中间错综的鸟瞰让人想起维姆文德斯的<<柏林苍穹下>>的著名一幕:天使在柏林国家图书馆的顶楼观看着底层的情景。在<<艺术事件>>(Art Affairs)是摄影师的离开博览会人流的眼光,这是不寻常的。又从非人的感觉力所能及的人群及艺术品的混合中收回,博览会建筑框架结构的实用性显得明显。在这些或多或少密封的领域,产生许多完全不同的审美力量,概念对立的作品有可能以背靠着背的形式挂着在同一面墙上或同一视线上。因为Gabriele Heidecker不断的抓住位于在视线障碍右边及左边的场景,将不属于一起的东西拍摄在同一张照片上。她所考虑的是,在展间的接口处发生什么事。例如在一张在2007年马德里艺术博览会(ARCO Madrid)拍摄的照片上,这种无意的相关性类似一出二幕剧(见图128)。在照片的被投下阴影的左边三分之一的位置,俩位黑装的女士带着娱乐的目光注视着手提电脑的屏幕;展间隔板右边满室光亮,桌子上蹲着尹朝阳创造的白色蜡制象死人的小怪物。这里不知其导演的故事以摄影式被策划。

艺术反映

镜子、反光的窗子、玻璃柜子、带镜框画的玻璃板、荧屏及艺术品反射的、平滑的表层 – 不管是金属、石或普勒克西玻璃:所有这些元素的集中使艺术博览会变成一个真正的镜子室。如果有一个Gabriele Heidecker多年来一直未曾丢失基本主题,那就是人物、空间和艺术品的相互反映。

我们可以看到一些没能比之安排更好的场景,然而它们完全出于巧合。如2002年在巴黎拍摄的穿着网状丝袜及高跟鞋女人纤细的腿;它的高雅随意从带反光的侧面的座椅溢出,使人想到高价时装袜或鞋子广告。地上摆着无名女人的包, 包里的东西滑出来, 诱人的膝盖反映在地面一个具有高光表层的物体里。

以人物反映在艺术品中、艺术品反映在艺术品中为主题的照片达到特殊的自身审美动力,使它们变成一种新的装置艺术品。就这样拉尔夫马梅多维( Rauf Mamedov)的作品Pietà成为维克托基里洛夫(Viktor Kirillov) 拍摄的满头卷发的年轻人的反映面(见图 80)。他被互相反映着象保护神似的,表情严肃,保护着身穿中世纪服饰探讨着的患唐氏综合症的人群。

此处,博览会照片与女艺术家Gabriele Heidecker的装置艺术显得十分相近。<<虚拟道路>>(Virtual Way,2002)反映装置或<<虚拟场所>> (Virtual Place,2004)的方形、反映的玻璃平面装置固然是人造场合,它使现实人成为错觉游戏的一部分,但是Gabriele Heidecker在艺术博览会上发现的反光、变形及叠加已存在。她对巧合的精通设计的发现就是她在<<艺术事件>>系列 (Art Affairs)的艺术性介入。

过热及世纪末综合症

达米恩赫斯特(Damien Hirst)的卖价为7,500万欧元的镶有8,601金刚石的骷髅作品<<上帝之爱>>(For the Love of God )再次表明艺术界的不断的超越性。没有不可违反的禁忌,没有付不了的价格。从古典时期以来,死神及其伙伴是写作及造型艺术家的灵感主题,类似的在Gabriele Heidecker 的照片上也经常出现以基督教十字架、骷髅(见图134)及骨架形式的艺术品。安吉拉史翠斯翰(Angela Strassheim)的那张穿着粉红色衣服躺在棺材里的老太太的照片陈述双重意义的终点。博览会拆除时,这张照片无意的变成一种象征死亡静物场景的部分:堆叠的椅子、准备出发放好的衣服及一个拉箱放着在带着镜框的照片前的地上。另外一个例子是尹朝阳创造的似乎害怕地蹲索着、眼睛惊讶地睁着的金色象死人雕塑,(见图 121)。照相机以非常有趣的方式抓到了画廊的女工作人员和坐在她对面的男人以与雕塑同样的视向惊讶得朝着照片外某个东西看去的一瞬间。

整个<<艺术事件>> (Art Affairs)系列中最成功地偶然击中的作品是陈列在玻璃后的艾诺坎尼斯托(Aino Kannisto )拍摄的照片上面反映着PSJM两位艺术家制作的方形灯罩(见图 135)。该照片的右边三分之一处有一位从正面拍到的有黑色长发的好象张口结舌的女人。她微开着口,惊奇入迷地凝视超肩高的墙壁。离她眼睛很近的玻璃上发光地反映着在黑色椭圆形框架里的骷髅,恐怖而美丽。

展望中国

艺术市场不断地全球化。中国在近数十年已成为当代艺术领域中的稳定活动家:2006年首届“北京艺术博览会”(Art Beijing)在北京举行,它是在北京举行的第二届艺术博览会。Gabriele Heidecker在北京拍摄的照片令人很快地发现:西方的眼光应该准备碰到一些审美意外。在当代中国有非同时性的同时存在。

在对最初由西方盲目购买热所导致的一些中国艺术家的工厂性制作趋势的抱怨的同时,中国传统艺术给年轻艺术家带来的巨大的审美及手工财富是不可视而不见,如山水画、书法及木刻。在这方面中国还确立准则。不少西方的艺术学院因为教授资格的艺术家及学生的唯我伦地追求自我实现,已放弃了这样的准则。例如北京年轻艺术家黄敏以运用轻松的笔法写实地画出观看着人造的自然场景的旅游团。山、山谷的细节上仍运用了千年中国山水画的技术(见图 127)。Gabriele Heidecker在一张展示在油画前的一轮中德会谈的照片,还融入了西方人对艺术品的接受级。另一个“Heidecker式反映”体现在王书刚拍摄的扫地的和尚在主门的玻璃里的反映(见图137)。这里表现了意义平面丰富多彩,从“传统与现代”至不同文化在一个国家的共存。

谈到西方眼光对中国的关注,让人立即想到乌力希克 – 前驻中国瑞士大使、中国当代艺术最大收藏家。在2006 年的北京艺术博览会(Art Beijing)我们可以看到他在政治波普的代表王广义的画前(见图138)。革命的激情在该作品中既不是针对政治也不是针对消费:在一个无产阶级战士头部上方的大写字母组成的字»ART«引人注目。

水是在中国传统中最根深蒂固的元素。几千年来水象征着最重要的美德,同时也是生命的危害。它是生命所不可缺少的和清新的,它是流动的和柔顺的。滴水穿石,水也可变成强大和致命。Gabriele Heidecker在一张静物照片展示了充满力度的波浪运动的另一面。无数的装有关于北京艺术博览会的信息资料的红色袋子堆叠着放在入口处的地上(见图136)。中国艺术家的精神潮流以艺术的名义掀起文化之间的对话,观众潮流穿越展厅, 世界各地的画廊经营者及收藏家的洪流保证了中国艺术在国际艺术活动中获得其固定位置。


Art Affairs. Gabriele Heidecker
本书由Jean-Christophe Ammann, Ulrike Münter以及Marc Spiegler三人的文章组成
German/English/French/Spanish/Chinese
Hatje Cantz Verlag, 2007

译: Axel Kas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