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的现代艺术青睐历史遗迹 ( de )

Deutsch-Chinesisches Kulturnetz, 2008-10

北京和柏林不仅是官方的姐妹城市,而且也是两个非常重要的现代艺术试验场。超越地理与文化的界限,有着历史遗迹的地方吸引着中德两国首都的艺术家与画廊主。让我们在文字世界里游历一番柏林的艺术场所。

古典艺术期待进入有名望的博物馆,而现代艺术的代表人物和收藏者却在过去的工业建筑中寻找废墟的魅力,和粗糙但实用的产业工人们的生活环境。后排的场院比时髦的临街敞轩更能赋予人们灵感,那些刻着二战或文革的恐怖印迹的地方,现在成了时尚的“白立方”(White Cubes)。柏林以前的一个纳粹掩体现在甚至也成为了的一个艺术收藏品陈列场所。

柏林的艺术营地:处处可见的历史

当经济界和房地产业赞美中国的繁荣发展,向世人展示蓝天下闪亮的摩天大楼时,中国的艺术家和画廊主却不停地寻找新的工业闲置地,那些享有国际声誉的中国电影也以仅存的一些胡同的脏乱破败作为场景。在德国首都柏林,这些“废墟浪漫派”具有同样的倾向。西柏林以前的孤岛地位,以及原东德对建筑遗产政策性的不重视造就了一些极富启发性的衰落证物。与北京不同的是,柏林一直没有足够的资金,诸如上世纪七十年代修复毁坏建筑的需要和市容整理的愿望,一直未被满足。即使在约50年之后的今天,人们还可以在未加整修的建筑外观上看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留下的弹孔。这些历史的建筑遗迹现在成为了酒吧、咖啡馆、精品店和画廊的栖居地。

在柏林,人们常常可以在一条街上浏览到德国的建筑史:从十八世纪对古典艺术的热衷到青春艺术风格的植物图案, 从东德式单调的社会主义板楼到极简主义的新建筑和玻璃幕墙。柏林市中区一条狭窄的、让人觉得有点小城韵味的奥古斯特街为此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例证。这条街上画廊的密度为别处所不及。每两年一届的“柏林双年展”就在这里举行。“柏林双年展”的展览和组织中心位于“艺术工场”(即现代艺术学院)。策展人克劳斯• 比森巴赫(Klaus Biesenbach)1990年发现了这个废弃的植物黄油工厂。他和其他几个柏林的艺术爱好者让人对这个地方进行了翻修,将其用作现代艺术的展示场地。受到文物保护的临街建筑出自18世纪后半期,与建于德国经济繁荣年代(1870年前后)的厂房和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由美国艺术家丹•葛兰姆 (Dan Graham)设计的两幢新建筑构成一体。

附近重新整修过的“索菲-吉普斯庭院”非常注重细节。院落由以前的缝纫机工厂和建于19世纪的三幢住宅楼组成,这里有内容丰富的艺术活动。亚历山大•奥克斯画廊就在这里,它主要展示中国当代艺术。艺术品收藏家霍夫曼夫妇(霍夫曼-克尼格收藏室)1995年时将这座受到文物保护的建筑翻新,在扩建后的顶楼露台展示他们收藏的艺术品。灯光与现代艺术家的顶楼装饰使这座位于现今柏林最古老城区的院落成为一个极有艺术气氛的休憩地。

“塔赫勒斯”意为“明白地说“

现今柏林艺术景观地的中心 - 柏林市中区 - 位于以前的犹太人聚居区。奥拉宁堡大街上恢弘的犹太教堂就是昔日生气勃勃的犹太生活的象征。在依地语中,“塔赫勒斯“(Tacheles)意为“清楚明白地说、表露自己或把自己的意见告诉他人”。柏林最著名的艺术废墟的名字就叫作“塔赫勒斯“。

从“索菲-吉普斯庭院”到“塔赫勒斯”途经“老邮政局”(建于1875年),近年来在这里也常常举办临时的艺术展览。 “塔赫勒斯”原先是作为“购物庭廊”由皇家建筑监督官于1909年监建而成,也是迄今柏林仅存的庭廊式建筑遗迹。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这里被许多纳粹组织用作办公室,1943年后被用作法国战俘的关押地。

这座建筑的外观曾是哥特式和古典主义风格的石膏花饰,但毁坏了这座华丽建筑的并非战争,而是1980年东德政府命令下的爆破工作,因为它要为一个历史负担更少的新建筑让位。1990年,“塔赫勒斯艺术家社团”占据了这座废墟建筑,通过他们的努力, “塔赫勒斯”成为了文物保护建筑。自此,塔赫勒斯自身也成了一个艺术品,成为每个到柏林旅游者的必访之地。

从纳粹防空掩体到艺术之地

有关北京和柏林艺术风景线的言论都会很快过时。几个月前,坐落于柏林的原汉堡火车站的当代艺术博物馆后面还是荒凉呆板的仓库货场,现在却出现了一个崭新的画廊聚集地。第一家印度现代艺术画廊即是其中之一。最轰动的创新无疑是2008年6月改建完成的鲍罗斯艺术收藏陈列馆。它位于1942年希特勒的明星建筑师阿尔布莱希特•施培尔(Albert Speer)设计的“弗里德里希大街帝国铁路防空掩体”中。当时这里可以为2000人提供空袭时的掩护。战争结束后,红军将它用作监狱,五十年代中期开始作为东德的水果和蔬菜储藏仓库。

2003年,广告商和艺术品收藏家克里斯蒂安•鲍罗斯 (Christian Boros)获得了这个文物保护建筑的水泥堡垒。经过四年的改建,目前,在这个“艺术掩体”内每个周六和周日各有十二次解说导游。这个建筑艺术的记忆载体和现代艺术的共生体究竟有多大的吸引力,可以从参观这个展览需要的等候时间上看出来:目前是四到六个星期。


Deutsch-Chinesisches Kulturnetz

Sammlung Boros im Bunker Berlin Mitte

KW Institute for Contemporary Art

Tacheles Berlin

Nadine Di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