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威尼斯双年展:复数化了的世界 ( de )

Deutsch-Chinesisches Kulturnetz, 2009-5

如果要试着用寥寥数语概括出后现代争论的震憾力量所在,那么可以说,它就在于同时告别了一系列的定义控制权。

法国哲学家利奥塔(Jean-François Lyotard ,1924-1998)在《后现代知识》(1979)中宣告了“后设叙事”时代的终结。简而言之,关于自身经验范域之外的世界知识变得如此复杂,对此已经无法再沿用那些定义人之为人,世界之为世界的普适概念了。世界历史由此变成了本不同时者的同时存在,变成了价值的复数化。之前自诩为现代者,表达的是一种线性进步观,现在它却被人猜疑为后殖民主义式的傲慢不敬。策展人丹尼尔•比恩鲍姆(Daniel Birnbaum)为2009年6月7日至11月22日举办的第53届威尼斯双年展主题展选择的主题是“制造世界”。艺术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以创世的激情将一种复数世界的美学呈现于眼前。

„Weltenmachen / Making Worlds / Fare Mundi / 制造世界“

在威尼斯双年展的展台上,77个国家馆都将各自构成一个独立的世界。今年由丹尼尔•比恩鲍姆策划的国际主题展将邀请“来自全世界的90位艺术家和团体”,打破的将不仅仅是国家之间的界限。在“制造世界”主题下,被挑选出的作品将“代表世界的幻景,代表‘制造世界’的一种方式”,双年展官方新闻稿如此解释。

在瑞典出生的丹尼尔•比恩鲍姆自2001年以来担任法兰克福国立造型艺术学院院长。主题展的构想既透露出了他与具体艺术创作行为的亲近,也显露出了他的哲学专业背景。“在瑞典语中,‘制造世界’这个词具有一种强烈的宗教内涵,”比恩鲍姆在采访中说道,“在意大利语中则偏向于一种哲学内涵,在英语中包含一种手工业内涵,在法语中则含有建筑内涵”。那么在德语中呢?具有怀古倾向的有教养市民阶层也许会联想起18世纪的天才崇拜,尤其是约翰•戈特弗里德•赫尔德(Johann Gottfried Herder),后者将艺术家提升到了近似于神的创造者地位。当然更贴切的是后现代对西方定义的单数世界的否弃。

“制造世界”这个主题词在双年展画册中被翻译成了80种语言。信头和信息材料上至少展示出三种语言:英语(世界通用语言)、意大利语(主办国官方语言)和据双年展新闻部称的“一种在目标受众看来显得陌生的语言”。在柏林的新闻发布会上,比恩鲍姆就选择使用了中文的汉字。不过他还不能随口说出单个汉字的意义,他抢在别人发问之前坦言。负责解决这些与具体国家相关的问题的是一个国际联络团队,其中包括中国艺术评论家胡昉。

将主题词翻译成“制造世界”,能给人带来哪些联想?与在德国生活的中国人讨论,他们对此给出了明确的答案。“不,这个翻译听起来不像是在说艺术创作,”这是其中一个脱口而出的回答。这个翻译中使用的“制造”一词更多的是用于工业领域,指的是物品的成批生产。“对于具有创新意义的‘创作’,我们会使用‘创造 ’这个词。现在的翻译却让我眼前浮现出广东工厂里的工人。”一位女艺术家提出了另一个建议:“我觉得‘打造’会更好,这个词强调出了自我决定的行为和亲手进行的创作。”“创造”太过慷慨激昂了。比恩鲍姆和胡昉为什么会选择“制造”这个务实的词呢,一个中国的日耳曼学者做了如下推测:“我立刻想到了‘中国制造’这个标签,按照字面意思来看,这就是‘中国来制造产品’。”而双年展的中文主题词却将“制造”放在了词首,主体由此缺席,而世界成为了客体。“人们立即会问,是谁在这里在制造世界?生产的过程,也即艺术创作本身的意义得到了强调。”

后现代的视域扩展

哥廷根大学的汉学学者史婀迷(Irmy Schweiger)在她的论文 《多种现代性方案的形成》 中扼要地概述了21世纪初的范式转换,这次转换告别了以下观念:“从总体上将现代化视为世界文化具有时间差异的同化过程”。“诸现代社会之间的差异性比它们之间的一致性更为显著。我们看到的不是同一种制度模式或同一种现代文明,而是在西方世界之外(在非洲、亚洲或者南美洲)的多种现代文明和文明模式,它们即便在某些特征上不乏相似之处,却仍然显示出了不同意识形态和制度的活跃景象。”

在丹尼尔•比恩鲍姆看来,即使是对于欧洲内部的相互理解,这一精神层面上的视域扩展也是必不可少的条件:“如果不将围绕‘现代性’概念的讨论——以及在现代之后可能会出现什么——放置在一种地域哲学的辩证关系之内,这个讨论就是不完整的。”他在采访中解释说。“如果把西方的后现代局限为欧洲和美国的发展,那么我们连它都无法理解。”比恩鲍姆甚至质疑“艺术”这个概念在一个全球联结成网的世界中可以有何作为:“带有独特欧洲血统的‘艺术’概念是否还是一个足以概括当今发展势态的范畴?”作为回答,他引用了理论家兼作家萨拉•马哈拉奇(Sarat Maharaj)的话 :

“在印度、中国和非洲的文化活动将人所熟知的艺术概念去地域化了。此时,因特网作为知识生产的一个新的方式发挥了重要作用。我们所称的艺术活动在当代的全球背景下持续地扩展,持续地改变。”

比恩鲍姆以其“制造世界”的主题让我们都成为了旅行者。展出的艺术是帮助我们明了我们置身何处,还是会让辨明具体方位的尝试变得无关紧要,让我们拭目以待。


Deutsch-Chinesisches Kulturnetz

双年展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