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上海艺术博览会国际当代艺术展” ( de )

Deutsch-Chinesisches Kulturnetz, 2008-9

在中国,很少有一个艺术博览会能像2007年的“上海艺术博览会国际当代艺术展”首展一样,引起如此积极的反响。

博览会总监是劳伦佐•儒道夫(Lorenzo Rudolf)。他曾担任过巴赛尔艺术展(Art Basel)和法兰克福书展(Frankfurter Buchmesse)的总监,还参与策划了巴赛尔迈阿密海滩艺术博览会(Art Basel Miami Beach)。博览会的创意总监是皮埃尔•胡贝尔(Piere Huber),他是日内瓦的艺术商兼收藏家。他们两人曾与上海的艺术家周铁海共同合作,推出了一台权威的展览,与其它在中国由政府组织的现代艺术成就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2008年,委托一个“战略委员会”负责博览会的“规划问题”。这个工作团队由四位艺术商和策展人组成,他们是上海香格纳画廊的洛伦茨•黑尔布林(Lorenz Helbling, ShangArt)、北京公社画廊的冷林(Beijing Commune)和北京优艾思贝画廊的皮力(Boers-Li Gallery)、纽约詹姆斯•科恩画廊的亚瑟•索维(Arthur Solway,James Cohan Gallery),以及《亚洲太平洋艺术》杂志的女编辑和出版人伊莱恩•恩格(Elaine Ng,Art Asia Pacific)。人们有理由对他们的工作成果充满期待。

“惊喜的发现”:中国

博览会的高潮是名为“惊喜的发现”的特别展。2007年,该展项推出了20位艺术家,2008年将展出30位艺术家的作品。他们来自中国大陆、台湾地区和印度、印度尼西亚、日本、韩国、泰国、中亚和西亚以及中东的各国,还有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在北京生活的独立策展人黄笃(1965年生),挑选了五位中国艺术家参展。按照新闻稿的说法,“他们还没有名气,或者还没有扬名国际艺术界。”。人们一眼就可以发现,黄笃所挑选的艺术家们都不属于文革后出生的年轻一代艺术家。

朱金石、王鲁言和施勇便是其中的三位。朱金石1954 年出生,生活在柏林和北京,在西方以用中国传统材料宣纸创作室内装置而闻名。王鲁言1956年出生,和朱金石一样,已参加过西方举办的首批大型中国当代艺术展之一,即1993年柏林的“中国先锋艺术”展(China Avantgarde)。他的一些作品表现了他的艺术理论兴趣,比如《触觉宣言》(1988年)。他以虚构的机器和钟表来象征共同的社会生活的运行机制,机器和钟表分别象征中国和全世界的纪年、参加聚会者和军事目的。施勇生于1963年,喜欢自嘲,他在《新形象或选择最佳形象》中向互联网读者征集自己的发型,或者在一张经过加工处理的照片上宣布:《抱歉,2007年将不会有记录》。

黄笃一贯都挑选中国艺术界的先锋人物,紧跟目前举办回顾展的潮流。要想认识当代中国艺术的特点,国际的艺术爱好者不得不到画廊的展览室里观察,细细品味。

对德中艺术对话成效的怀疑

在销售展上,有十五家德国的画廊参展,其中包括中国艺术的行家如亚历山大•奥克斯(Alexander Ochs,柏林),以及洛塔•阿尔布雷希特(Lothar Albrecht,法兰克福)。像建筑艺术画廊(Baukunst,科隆)、卡斯滕•格里夫的画廊(Karsten Greve,科隆、圣莫里茨、巴黎)和巴巴拉•格罗斯的画廊(Barbara Gross,慕尼黑),都在各自的国际项目中吸纳了个别的中国艺术家。相反地,对于来自柏林的托马斯•舒尔特(Thomas Schulte)来说,这是“一次毫无思想准备的遭遇。我在此之前没有一点关于中国的经验,现在利用这个机会,获得第一次的印象”。对中国当代艺术的狂热,令他怀疑:“我们对中国的传统艺术几乎都还一无所知,那么又该怎样去正确理解当代艺术家的释义?我想首先通过与个别艺术家的交流来接近中国的艺术”,舒尔特补充说,“在上海,我们另外还展出卡塔琳娜•西韦尔丁(Katharina Sieverding)的作品,早在文革时期,她就来过中国。”

女艺术商巴巴拉•格罗斯从2006年就与郑国古合作。在慕尼黑的画廊里,她也展出陈劭雄(1962年生)和邱安雄(1972年生)的作品。在上海的这次画展中,她也将展出所有三位艺术家的作品。“就西方对中国艺术的理解而言”,格罗斯说,“我已准备好进行一个漫长的介绍工作。拍卖会上的中国艺术热,与其说促进了对中国艺术作品的接近和了解,不如说导致人们变得谨慎保守。”格罗斯在上海展出了卡塔琳娜•格罗塞(Katharina Grosse)一个长达11米的墙壁装置作品。这个生活在柏林和杜塞尔多夫的女艺术家以室内喷绘作品而知名,这些作品特别直观地展示了不用画笔在画布上创作的技法。因为在中国当代艺术中,也表现出了对绘画媒介变化过程的极大兴趣,所以,展出格罗塞的作品可能会给中国的画展参观者提供一个沟通的纽带。

中国主题:在西方需要加以解释说明

就中国收藏家的购买态度而言,艺术商米歇尔•舒尔茨(Michael Schultz,柏林、首尔、北京)认为,他们的选择面在扩大:“到目前为止,主要是一些名家的作品吸引中国的买主,如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格奥尔格•巴塞利茨(Georg Baselitz)和西格玛尔•珀尔克(Sigmar Polke)。但现在,对更年轻的艺术家的兴趣也在明显上升。”在上海,舒尔茨展出四位中国艺术家、一位韩国艺术家和两位德国艺术家的作品,其中黄河(1977年生)主要以画模糊不清的、扭歪变形的狗和老鼠的系列作品而知名。他用油墨在画布上创作的《梦系列——1945年重庆谈判》,是三张相联的图画,表现毛泽东下飞机的情景,然而被中国有关部门拒绝参展。“所有与毛主席有关的东西,都很敏感”,他们这样解释这一禁令。争论对艺术自由的干预是否有意义,是纯属多余的。就这幅作品而言,除了煽动性之外,它表达的意义何在呢?特别是,画家本人是在毛泽东时代结束后才出生的,他并不具有直接相关的创作动机。

就黄河的《梦系列》而言,中国观赏者与大多数西方观赏者之间的鸿沟显而易见。一方面,中国人一看题目,马上就能明白它要表现什么历史事件,而相反,西方人却得借助画廊的介绍性的评论,才能悟出作品的含义。1945年8月,毛与蒋介石在中国的临时首都重庆举行会谈,标志着毛的权力的开始,这是历史事实。然而,我们应当如何理解这一系列作品?为什么黄河创作这幅作品时,选用了与他画狗和老鼠时同样的表现技巧?如果提出这些问题,并开始寻根问底,那么艺术就变成了对本国历史或外国历史的探索。而对其艺术水平的评价,则是另外一回事。


Deutsch-Chinesisches Kulturnetz

上海艺术博览会国际当代艺术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