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志杰 | 艺术作为文化调查 ( de )

Deutsch-Chinesisches Kulturnetz, 2009-12, 闽丽柯, 李双志

“总体艺术,对我来说就是社会调查”,1969年生于福建漳州的邱志杰如此来描述他的多媒体、跨领域的艺术创作。

他的作品在材料和技术上屡屡更新。从2006年开始的长期项目《南京长江大桥自杀干预计划》既包含了一个不断丰富的档案库,也包含了对如下现象的理论和艺术实践思考:自1968年建成以来,南京长江大桥上已经被超过2000人选作自杀地点。同时,邱志杰也建立了一个救助有自杀倾向者和自杀者家属的诊所。救助内容的一部分就是让被救助者参与整个艺术项目。柏林世界文化宫至2010年1月10日展出与整个项目配套的系列展览之四,标题为《偶像的黄昏》。

在纪念碑的迷雾中赴死

以石膏浇注成的男鞋和女鞋在一条钢丝上悬立,——不,它们是立在悬于钢丝上的弧形钢管上,而这些弧形钢管又吊着仿制的混凝土桥墩。通过这个在展厅中占据了显要位置的装置,邱志杰已经动摇了观看者起初的稳定感。而这个部分的标题《谁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也不能让人立刻给出答案。艺术家和他的团队花了两周时间来布展。为了做地面装置“革命后的马远——长江万顷”还有静置的影像图案“奖状4号”,他们在柏林的各个古董店和旧货市场四处搜寻。最后产生的是一个全球范围的指涉结构,在其中弗里德里希二世纪念碑或者胜利女神战车的影子与南京长江大桥桥墩遥相呼应。“最重要的是纪念碑底座”,邱志杰讲述道:“在纪念碑上有什么并不那么重要。我们所崇拜的偶像会随着时间的改变而替换,但是这种偶像崇拜的需求是始终不变的。”当问及为什么人们偏偏选择南京长江大桥作为自杀地点时,邱志杰说:“大桥上常常有雾,就像旧金山的金门大桥一样。大雾会勾起人心中潜藏的自杀欲望。而且这么一个著名的地点会为他们自己的死亡赋予某种崇高感。”

承载记忆的建筑走向衰败

“我们运动到哪里去呢?离开所有的太阳吗?我们会一直坠落下去吗?我们是否会像穿越无穷的虚幻那样迷路呢?那个空虚的空间是否会向我们哈气呢?现在是不是变冷了?是不是一直是黑夜,更多的黑夜?”尼采如此问道 。在《快乐科学》和1888年发表的《偶像黄昏》中尼采提到了“上帝之死”。邱志杰显然是在援引尼采,他不仅仅质疑人对指明方向的现存道德权威的需求,也追问在集体记忆中巩固权威的纪念碑的衰落。他观察的出发点就是南京长江大桥,中国最为知名的建筑之一。

这座近七公里长的双层两用桥于1968年在毛泽东的号召下,在没有任何外国援助的情况下建成,成为了中国独立自强的象征,载入了当时的吉尼斯世界纪录。当邱志杰2005年第一次到达南京长江大桥时,他吃惊地发现这座桥并没有让他觉得有多么宏伟:“每个中国人都知道这座桥”,邱志杰回顾说,“它出现在所有表彰特殊成就的奖状上,比如我们在小学得到的奖状。但是到了它的近旁,我觉得它就是一个巨大的废墟,沉默不语,不再体现出象征意义了。只剩下了物质空壳,符号意义已经消失了。然后我又听说在这座桥上自杀的频率很高,就开始对这个现象进行调查。”

邱志杰:“对未来怀有想象的人不会想死。”

2008年1月,邱志杰发现了在桥柱上的血书:“当爱烟消云散,我剩下的只有忘情!”。这是一个跳江自杀的人的遗言吗?2008年6月,邱志杰在同一个地方用自己的血写上:“马达加斯加的首都在哪里?”初看起来,这一艺术化的干涉也许显得平庸,即使不算无聊。正如柏林展览的其它部分一样,观者需要一定的曲折思考才能理解这个行为的目的。“如果说这些自杀者有什么共同之处的话,那就一种想象的缺失,”邱志杰这样解释他这一用录像记录下来的行为艺术的目的。瑞士的日耳曼学者和作家赫尔曼•布尔格(Herman Burger)将这种疲于生命的感觉概括为这一公式:“自杀是一种走向虚无之地的倾向。”

邱志杰说:“这个问题,马达加斯加的首都在哪里,或者像在柏林的展览中放置一个从公元5000年开始倒计时,缓慢接近我们当下时刻的一个时钟,这后面都是同一个理念:我在前者是将一个遥远的地点,在后者是将未来引入人们的意识。我们需要超越我们自身视域的目标,以赋予我们生命的意义。

与此相应,当他用自杀干预计划质疑南京长江大桥的象征表达力时,并不是要批判毛泽东时代或者文化大革命。这一纪念碑式建筑更多地是要展示一种跨文化、跨时代的价值衰落期现象,在这样的时期,雕塑、绘画或者建筑等艺术品起着记忆载体的作用。可以取代某种意识形态权威或者宗教权威这样的外界取向标准的,是一种个人化的价值宇宙。不过与此相随的是失去支撑,陷入孤立的危险。自由的这一阴暗面尤其体现在世界范围内自杀人数的高涨上。

对消逝声响的哀悼

一个时钟显示公元5000年向现代走近。乌鸦镜子投下光的影子。被打开的书页以其黑白对比色勾勒出南京长江大桥的轮廓,它们在轻轻呼鸣的电风扇的气流中翻动。一座旗杆架倒在地上,由此展露出底座中的蜂箱。邱志杰的《偶像的黄昏》展览既是宁静的也是多语的。艺术家退回到了他的使命之后。而这一使命又仅仅向那些想了解这使命的人敞开,它的论说不带任何让人觉得逼迫的使命感。

在艺术家和他的团队离开柏林之后,静置的影像图案《奖状4号》成为2009年10月8日的开幕式多媒体表演的存证。在一幅巨大的屏幕背后,许多衣服悬挂在一条绳索上。其他衣服摆在地上,成为由乐谱、工作手套、水盆和多种语言的标语牌组成的装置的一部分。在半透明的幕墙背后的这些道具被安置好,加上光照,就形成了南京长江大桥的轮廓。一个录像带再现了艺术家让这些物品下落的同时抚摸图像下端张紧的钢丝发出的不谐和音。邱志杰没有透露那些不堪生命重负的人的故事,这些声响,尤其是声响的消逝却让那些故事隐约在场。


Deutsch-Chinesisches Kulturnetz

世界文化宫《偶像的黄昏》展览:

邱志杰的个人网站:

艺术家资料库 „Culturebase“ (HdKdW)中关于邱志杰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