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佛未来无法设想 ( de )

Deutsch-Chinesisches Kulturnetz, 2010-05

2010年6月11日,第六届柏林当代艺术双年展就将拉开帷幕。作为展览的前奏,由欧盟委员会所支持的项目“Artists Beyond”(中文意为艺术家彼岸)在1月份开始。这个项目的目标是在公共活动中展示艺术作品的产生过程。目前,七个艺术家在阿姆斯特丹、伊斯坦布尔、普里什蒂纳、哥本哈根、维也纳、巴黎和柏林参与了这一项目。该项目将尝试体现这些艺术家是如何对他们周围生活现实世界的变化作出反应的。

为了让艺术构思和美学形式的变换能足够多样化,策展人卡特琳•罗姆贝格(Kathrin Rhomberg)在柏林选择了一些有移民背景的居住者比例相对较高的城区作为展出地点。这些城区与双年展主题“您相信现实吗”的关系还说显而易见,然而罗姆贝格对纽约艺术史学家米夏埃尔•弗里德(Michael Fried)的邀请却让人倍感惊讶。她请夏埃尔•弗里德与旧国家艺术馆和铜版画陈列馆合作,策划一个阿道夫•门采尔(Adolph Menzel,1815–1905)的素描画展。

欧洲内外

卡特琳•罗姆贝格说:“在当代艺术世界里,可以看到一种回顾往昔的趋势,同时出现的还有如为艺术而艺术、遁世主义以及回归形式和美学问题等的新形式。”她立即对这些发展趋势的原因做出了推测:“似乎当代和现实之间的关系已经变得支离破碎,令人无奈;仿佛未来已经无法设想。似乎缺少能让人在这个新的、不安定的世界中获得某种方向的概念和观念。”这些观察也促使她选择这些问题,并将其作为柏林双年展的基础。

罗姆贝格说,双年展挑选艺术家时涉及的地域并没有延伸至亚洲。她对于挑选标准的 解释是:“柏林双年展在欧洲举行,所以我们的序幕活动集中在邻国。”她还补充说,参加活动的艺术家虽然都在欧洲国家生活和创作,但是并不是都来自欧洲。对于从国籍来遴选艺术家的做法究竟是否还有意义这个问题,罗姆贝格强调说,对她来说,更重要地是让人们关注“从各自的社会、政治和传统语境中形成的艺术路径的多样性”。

虽然第六届柏林双年展中没有中国艺术家参与,但是如果从中德双重视角来看,它对于即将到来的柏林艺术之夏,依然会有不少趣味,尤其是在经典艺术家门采尔和 21世纪的艺术潮流相遇这一点上。因为在中国艺术家那里,通过回望自身传统来追溯确认当代,绝不是少见的现象,而在西方,这样一种策略取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遭受艺术独立创作能力匮乏的诟病。

最近几年里,这样的情况看上去发生了改变。对前代大师或者经典现代派艺术家的生平回顾展,还有对诸如极简主义或者表现主义等艺术流派的主题回顾展现在门庭若市。还有其他展览,包括第六届柏林双年展,将传统作品和当代作品一同展出。从这个角度来看,也许是一种全世界共有的对“当代和现实之间变得支离破碎,让人无奈的关系”的体察激发出了彼此相似的艺术反思策略。

阿道夫•门采尔和21世纪的当代艺术

卡特琳•罗姆贝格用超过100年的时间跨度让现实主义最重要的一位画家和素描家阿道夫•门采尔成为了柏林双年展艺术家的精神旅伴,他以对1900年左右的柏林盛景的描绘而闻名。比起大幅的油画,罗姆贝格更感兴趣门采尔的素描,他画这些画的目的不是出售,而是为自己而画。通过这些往往以极快的速度勾勒出的练习作品,门采尔捕捉到了例如普通劳工的生活,并且以此说明了这种生活是足以成为艺术的。他令人震惊的作品——因为画家自己也为之震惊——毫无保留地细致刻画了普奥战争的牺牲者——受伤的甚至死去的士兵和军官。完全来自艺术家自身,不带任何理想化色彩的素描画展示的是他自己饱经岁月沧桑的身体。日常物品如书架或者凌乱的被褥证明,即使是这些简单的日用品也没有逃脱他的记录癖好。但是这一切与21世纪的现实有什么关系呢?

“门采尔用他的艺术代表了一个世纪,这能为更好地理解我们的当代生活提供许多启发。”卡特琳•罗姆贝格如此来解释她为何决定与艺术史学家米夏埃尔•弗里德策划的前代大师展览合作。几乎没有其他艺术家像门采尔这样用他的艺术记录了柏林在19世纪下半叶的社会巨变。罗姆贝格指出,当时这个城市的人口在极短的时间里增长了一倍,“工业化和兴盛的资本主义导致了社会的错位”,而阶级之间、城乡居民之间的对立日益激化。“‘异化’之类的概念由此形成。”罗姆贝格如此结束了对门采尔时代的柏林的回顾,随后开始进行“今昔”比照:“自从20世纪90年代以来,我们也经历了类似的深刻的社会政治变化。阿道夫•门采尔曾经找到的对社会变化的艺术回应也可以为今天的问题带来某种新的关注。”

怎么来描述门采尔在他作品中将“他那个时代的精神”视觉化的策略呢?不容忽视的当然是他重新构建艺术应当如何,艺术有何可能的意志。他的创作显示出了他对自己仅仅从观察者的位置所了解到的生活现实的极大尊重。他带给观众的是让人产生警醒、感到压抑甚至觉得痛苦的场景。从他对自己身体的私密描绘中可以感觉到,尽管他显然自命为笔录史家,但是并不因此而迷失自我。如果说未来已经是难以设想的,那么艺术延续至今的任务之一也许就是洞察与记录当代各种平时易被忽视或者漠视的细节。


Deutsch-Chinesisches Kulturnetz

柏林当代艺术双年展